多家支付机构入局灵活用工!

随着灵活用工市场发展如火如荼,支付机构也不再局限于传统的支付业务,而是抓住灵活用工行业快速发展机会,寻求业务突破口。

多家支付机构入局灵活用工!

近日,又有一家领头支付机构的灵活用工平台上线,而自去年以来,已经有数十家支付机构入局灵活用工赛道。

当前我国灵活用工市场入局者,主要包括三大阵营:如京东、字节跳动、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平台公司,此类平台公司具有真实业务,同时处于灵活用工产业链的核心环节,连接人力资源公司和求职者两端。二是人力资源公司,此类公司通常已被税务部门授权了委托代征资质,可为灵活用工人员提供薪酬代发、个税核定、个税代缴等服务。

第三类则是新入局的支付公司。庞大的灵活用工市场,使得互联网平台以及人力资源公司产生了巨大的付款、资金清分等需求,而支付公司作为主营支付转账、资金清分的专业机构,可以很好地成为灵工平台的合作方,在灵活用工行业中扮演账户系统搭建、资金清分的重要角色。

“平台企业在给灵工人员发放薪酬时,需要一个高效的分账系统,这正好是支付机构最擅长的业务。”接受新税网采访的专家指出了支付机构的第一个重要性。

而第二个重要性在于,支付机构开展灵工业务,还可以增加薪酬发放的安全性。之前,由于用工企业和人资公司缺乏互信,用工企业支付薪酬等资金时担心资金流失,人资公司垫资时担心无法回收本金,导致整个转账环节不畅,严重影响了转账效率。同时,用工企业也无法监测人资公司是否把工资发放到灵工人员手中。

在此背景下,支付机构就可以通过监控转账流水,确保款项和金额精准支付,同时帮助付款公司监测是否公司名称、资金流及票据流“三流统一”,避免出现财务和税务问题。

支付机构开展灵活用工的重要性还有第三个。对支付机构自身来说,在账户搭建、资金清分过程中,自己的获客渠道也会无形扩展,灵活用工平台和众多灵工人员都极有可能成为支付机构的潜在客户,这有助于扩大支付机构的客户规模。

此外,在传统业务下,支付机构盈利的方式主要是收取支付手续费,相比之下,支付机构开展灵活用工的利润率更高,而这有助于弥补当前支付机构所获得的支付手续费不断减少的困境。

6月25日,人民银行官网公布了《中国人民银行 银保监会 发展改革委 市场监管总局关于降低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支付手续费的通知》,并于2021年9月30日起正式实施,涵盖银行账户服务、人民币结算、电子银行、银行卡刷卡、支付账户服务等5个方面。

初步测算,全部降费措施实施后预计每年将为市场主体、社会公众减少手续费支出约240亿元,其中惠及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超过160亿元。

国家出台这一重磅政策,本是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降低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支付手续费工作部署,进一步引导支付行业向实体经济让利,降低市场主体经营成本。整体来看,这将有利于社会主体的支付成本下降。然而,对于主要依靠支付手续费维生的支付机构来说,会对自身盈利形成重大打击。

通常来说,支付机构的收单手续费是千分之三到千分之六之间,其中还包括银联和发卡行的部分,而灵活用工行业的分润通常能达到百分之一左右。换句话说,支付机构开展灵活用工的收益率是手续费的3倍以上。

正是看到相差悬殊的收益率,目前,中国银联、易宝支付、拉卡拉、通联支付等多家支付机构均推出了相关的灵活用工子业务,其中一些是满足自身代理分润时的需求,一些是满足自身生态内上下游商户需求,还有一些便是通过与灵工平台合作,从事账户搭建和资金清分。

同时,随着支付机构在灵活用工领域逐渐积累经验,愈发熟悉和适应,支付机构已不再满足于仅仅扮演账户搭建、清分等资金通道的角色。

根据国家税务总局去年10月发布的《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8765号建议的答复》,灵活用工人员注册成立个体工商户、或者虽未注册但在平台从事生产、经营性质活动的,其取得的收入属于“经营所得”应税项目。

“经营所得”和传统的“劳务所得”在税费比例上差别巨大。假设个人去税务局代开票据出来给公司列支成本,一般情况下个人代开都是划入劳务报酬所得,将按照20%的税率缴纳税金,10万的业务个人就需要交纳2万的税金,个人一般难以接受。

而一旦将灵工人员收入算做经营所得,则缴税比例可以大幅下降。正是基于此,越来越多的灵工人员开始在平台登记注册为个体工商户,借税务筹划之力实现合理避税。而这也激发包括互联网平台在内的公司纷纷设立子公司,获取委托代征、税务筹划资质。

支付公司当然不甘落后,在看到巨大的市场前景后,支付公司也更加踊跃地入场,陆续获得委托代征资质。“我们公司已经拿到了海南的税务委托代征资质,我们的业务范围将进一步扩大。”一位支付机构负责人对新税网透露。

但是,即使国家鼓励政策已经明朗,由于委托代征容易涉及税务和反洗钱等风险,加上这段时间包括蚂蚁集团等在内的支付机构频遭反垄断检查,支付机构作为灵活用工市场的“新手”,在拿到委托代征牌照后,在与灵活用工平台开展合作时仍较为谨慎,尽量避免风险。

另一面,同样是为规避风险,灵工平台更加倾向于选择与大型支付机构合作,小一点的机构很难拿到大型灵活用工公司的业务。此外,碍于支付机构自身资信问题,以及受制于传统观念,很多灵活用工平台不认可支付机构的资金流水,唯独相信银行账单,这给支付机构开拓灵活用工市场形成掣肘。

多家支付机构入局灵活用工!

“现在存在一种现象,一些小的支付机构以分账系统搭建和资金清分为借口,暗地里进行资金非法转移,以及非法进行税务筹划。同时,一些灵活用工平台不以真实众包业务为基础,而是仅仅以支付走账和税务筹划为目的,寻求与支付机构的合作。无论哪种形式,都不利于支付机构在灵工行业拓展业务、安全发展。”接受新税网采访的专家指出。

为规避税务风险,一些支付机构尤其是一些服务于跨境电商的持牌支付机构,更是选择了将税务系统外包,而是只保留支付通道和分账业务,由此确实躲开了税务风险,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此类支付机构也因此使得自身的业务版图大大受限,困于一隅。

然而,不管最终选择何种形式,既然市场存在对支付通道和分账系统的巨大需求,支付公司涌入灵活用工市场便是大势所趋。

从拉卡拉成立汇积天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通过线上签约技术,提升其“灵活用工代征平台”和“积分商城系统”的业务效率;到新三板上市支付服务商你好现在(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进军共享灵活用工市场;再到近期国内最大收单机构银联商务广东分公司旗下灵活用工平台 “好用工”上线,为给客户提供更加便捷、高效、合规的数字化支付服务,支付机构正结合自身在支付清算方面的天然优势,积极在灵活用工领域发光发热。

只要支付机构基于现有支付体系,在监管政策下确保资金流合法合规,确保每笔资金发放的安全性,就能规避掉税务和资金风险,还能帮助减少资金跑路和洗钱隐患。最终,支付机构可以更好地将自身的支付等金融业务融合到灵活用工场景,从而打造多元化服务,更好地提升用户体验,这也是支付机构获得业务增量“突破口”的关键一招。

原创文章,作者:灵活用工平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ngyuncaishui.com/121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客服电话 在线留言 节税案例
返回顶部
互联网+财税筹划,全国诚招合伙人,共享税务筹划服务市场红利